律所地址 ADDRESS
天津市河东区大直沽八号路万达中心写字楼12层
联系电话 CONTACT
手机(MOBILE):185-2622-1297

天津律师_涉外律师

咨询电话:185-2622-1297
首页 / 经典案例 / 诉讼仲裁 / 涉外律师事务所推荐案例丨西门子公司诉黄金置地公司申请执行涉外仲裁裁决案
涉外律师事务所推荐案例丨西门子公司诉黄金置地公司申请执行涉外仲裁裁决案
发布日期:2021-01-05

涉外律师事务所认为,本案关注点:当事人之间的合同关系具有涉外因素,双方当事人约定将合同争议提交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进行仲裁解决的条款有效,仲裁裁决内容没有与我国公共政策有相抵触之处,因此承认与执行该仲裁裁决并不违反我国公共政策。

西门子公司诉黄金置地公司申请执行涉外仲裁裁决案

西门子公司诉黄金置地公司申请执行涉外仲裁裁决案

基本案情

10年前,注册在上海自贸试验区内的西门子公司和黄金置地公司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发生争议。2007年,黄金置地公司依据合同仲裁条款向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申请仲裁。自此,从西门子公司提出仲裁管辖权异议,到裁决后黄金置地公司拒不履行主要裁决项义务,直至西门子公司诉至法院申请承认并执行仲裁裁决,以及黄金置地公司拒绝承认与执行仲裁裁决……两家公司之间拉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仲裁与诉讼“大战”。

近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一纸终审裁定为这场纷争画上了句号,宣告双方争议的外国仲裁裁决的法律效力得到了中国法院的承认。而这一首例涉自贸区申请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案的裁判结果,也因在国际商事仲裁领域中“跨越”了固有涉外因素识别认定限制,为此类案件的审理开启了一个新的向度。

“祸”起合同争端

2005年9月23日,黄金置地公司与西门子公司通过招标方式签订了一份货物供应合同。合同中约定,西门子公司应于2006年2月15日之前将设备运至工地;合同争议须提交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进行仲裁解决。此后,西门子公司在黄金置地公司大厦工地履行了交货义务。

由于双方在合同履行中发生争议,黄金置地公司在2007年9月依据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向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申请仲裁,黄金置地公司以西门子公司提供的设备严重损坏、不符合合同及技术规范的要求等为由,主张西门子公司构成根本违约而应解除合同,并请求裁决西门子公司支付违约赔偿金110万元人民币、赔偿各项损失共计约2000余万元人民币等。西门子公司则以本案不具有涉外因素,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无权受理为由,对仲裁管辖权提出异议,仲裁庭审查后于2009年3月以管辖权决定驳回了西门子公司的管辖异议。

西门子公司在仲裁中答辩称,己方并不存在违约行为,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仲裁反请求,要求黄金置地公司支付尚欠的合同款434万余元人民币、赔偿相关仓储费损失、返还履约保函项下黄金置地公司错误索赔等。

仲裁案件分别于2010年7月、10月和11月在新加坡、上海和香港开庭三次。仲裁庭最终认定,黄金置地公司主张的西门子公司的多项违约行为中,仅有一项微小的履约瑕疵,并不构成根本违约。仲裁庭遂于2011年8月作出了列有11项内容的裁决,主要包括黄金置地公司解除合同的行为非正当合法,黄金置地公司向西门子公司支付尚未支付的全部合同款项共计434万余元人民币及利息,并应返还西门子公司从履约保函索赔所得款项,共计172万余元人民币及利息,黄金置地公司还应向西门子公司支付双方确认的全部仓储费的50%计5.7万余元人民币等。

裁决后“剧情”反转

然而黄金置地公司在收到这份裁决书后却一改提起仲裁申请时的主动姿态,在履行了裁决项下部分支付义务后,对于裁决确认的合同欠款430余万元的主要付款义务,黄金置地公司始终“按兵不动”。为催讨这笔欠款,西门子公司向上海一中院提起诉讼,申请承认并执行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作出的仲裁裁决。

当初提起仲裁的黄金置地公司,在这起申请承认并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案中成了被申请人,而公司对于仲裁效力的意见居然也发生了大幅度“反转”。黄金置地公司提出拒绝承认与执行涉案仲裁裁决的申请,给出的主要理由是,案件双方当事人均为中国法人,合同履行地也在国内,故本案民事法律关系不具有涉外因素,双方约定将争议提交外国仲裁机构进行仲裁的仲裁条款应为无效,承认与执行该仲裁裁决有违我国公共政策,仲裁裁决还存在实体错误。西门子公司对黄金置地公司的理由一一反驳:黄金置地公司申请仲裁在先,仲裁败诉后又以仲裁协议无效为由,要求拒绝承认与执行仲裁裁决,黄金置地公司此举有违诚实信用原则。西门子公司还表示,公司设立在上海外高桥保税区,标的物主要是进口货物,合同签订时货物亦在国外,并非“不具涉外因素”,并就仲裁实体内容是否属于法院审查内容等一并作出驳斥。两家公司在整个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就相关法律问题上你来我往,“针尖”对上了“麦芒”。

给力一槌裁断纷争

受理这起案件的上海一中院经审理后,梳理出案件的两大争议焦点——合同中的仲裁条款是否有效、承认与执行该仲裁裁决是否有违我国公共政策

针对这两大争议焦点,上海一中院在裁定书中进行了缜密的分析:案件当事人均为中国法人,合同交货地、标的物设备所在地亦在境内,仅就表面而言不具备典型的涉外因素。然而,本案合同的履行因涉及自贸试验区的特殊海关监管措施的运用,与一般的国内买卖合同纠纷具有较为明显的区别。最终,裁定以《纽约公约》及《涉外法律适用法司法解释》相关规定为依据,认定系争合同关系具有涉外因素,双方当事人约定将合同争议提交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进行仲裁解决的条款有效,而仲裁裁决内容没有与我国公共政策有相抵触之处,因此承认与执行该仲裁裁决并不违反我国公共政策。

裁定中同时指出,黄金置地公司作为仲裁案件的申请人,仲裁程序系由其提起,整个仲裁过程中,黄金置地公司始终是主张仲裁条款为有效的。黄金置地公司在仲裁裁决作出后部分履行了裁决确定的义务,无不说明黄金置地公司对仲裁条款的效力及仲裁管辖权仍是认可的。在此情况下,黄金置地公司又以仲裁条款无效为由,提出拒绝承认与执行涉案仲裁裁决的申请,也不符合禁止反言、诚实信用和公平合理等公认的法律原则。

最终,上海一中院对此案落槌,终审裁定:对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相应仲裁裁决的法律效力予以承认,并对该仲裁裁决予以执行。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1、发生哪些纠纷,可以依法申请仲裁

2、涉外商事仲裁时效是多久

3、涉外仲裁基本原则有哪些

田学义律师
法律咨询热线:18526221297
地址:天津市河东区大直沽八号路万达中心12层
田学义律师,法律硕士,英语专业八级, 田律师具有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和丰富的法律实务经验,常年为上市公司提供法律咨询服务,受聘于上百家企业的法律顾问。擅长处理公司法律事务,提供的法律咨询服务包括但不限于:房产律师咨询,建筑工程律师咨询,企业解散清算,企业破产重组,天津民事律师服务,天津房产律师服务,涉外投融资,房产律师业务、建设工程律师业务、国际贸易、海事海商、商事诉讼与仲裁、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等方面。多年来,田律师为客户提供的定制法律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