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所地址 ADDRESS
天津市河东区大直沽八号路万达中心写字楼12层
联系电话 CONTACT
手机(MOBILE):185-2622-1297

天津律师_涉外律师

咨询电话:185-2622-1297
首页 / 经典案例 / 民事诉讼 / 天津律师推荐案例丨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案例
天津律师推荐案例丨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案例
发布日期:2020-11-24

天津律师认为,本案关注点:部分金融机构推出的银行存款自助质押等新类型质押中,判断质权是否有效设立,应严格审查是否具备动产质押或权利质押的构成要件,重点审查银行存款特定化条件是否成就。银行存款作为特殊动产,以其作为质押标的物,应该借助于对账户的特定化实现对内载银行存款的特定化。对账户的特定化,必须明确、具体、指向性清晰。同时,银行应该凭借账户管理系统,对质押账户进行技术处理,使其具有明显的外观特质,将内部金钱转化为独立的物质存在,从而发挥质押功能。

周某与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分行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

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

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

一审:(2016)鄂01民初1989号;二审:(2017)鄂民终584号

【案情】

原告(申请执行人):周某。

被告(案外人):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分行(以下简称民生银行武汉分行)。

第三人(被执行人):张某华。

2014年3月7日,民生银行武汉分行(乙方)与第三人张某华(甲方)签订个人存款质押网上自助借款合同。合同第1条约定甲方作为民生借记卡的主卡持卡人,以卡内的本、外币定期存款作质押,通过乙方提供的网上银行系统,自行实施操作办理人民币贷款发放、归还、展期、续借的业务。第2条约定甲方可在开户行所属分行任一同城营业网点开通自助质押贷款功能的签约手续。第3条约定每笔借款金额不超过10万元。第5条约定以人民币作为质押财产的贷款不得超过一年。第7条约定甲方通过民生银行网上银行系统,根据系统提示,进行借款的申请、发放、展期、还本付息等操作处理。第8条约定甲方通过上述自助方式办理贷款申请、发放、展期、还本付息等手续,无需重新补办书面文书及借据,双方认可乙方电子数据的有效性和证据效力。第11.3条约定续借可以多次进行,但新的借款期限不得长于上一笔借款的期限。第16条约定甲方如申请取消自助质押贷款功能,需由其本人到开户行所属分行任一同城营业网点办理,也可通过网上自助申请办理。第17.1条约定甲方同意以其自有的存于(包括本合同签订后新存入)本合同约定的主卡卡内的本外币定期储蓄存款作为甲方向乙方申请借款的质押财产,并为本合同项下的借款(包括展期后的借款)提供担保。第17.3条约定贷款发放同时,按乙方当时网上公布的质押率计算,相应的质押存款被即时冻结,双方同意该冻结已将质押存款特定化,并由乙方占有,除乙方依本合同约定扣划该账户中款项用于清偿本合同项下债权的情况外,该冻结直至该笔借款还清后解冻。第17.5条约定质押担保的范围包括借款本金、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实现债权的费用等。第17.6条约定甲方质押的存款在存期内按正常存款利率计息。第19.3条约定在被担保的债权确定之日起,至被担保的债权全部清偿完毕止,若甲方发生未依约履行偿债义务的情形,则乙方有权行使质押权,处分本合同项下定期存款。上述个人存款质押网上自助借款合同未写明甲方借记卡号,合同尾部加盖“中国民生银行武汉江岸支行”业务章。

2014年3月7日,第三人张某华在民生银行武汉江岸支行开设客户账户为6226190500305226的借记卡(以下简称226借记卡),在226借记卡项下活期结算户50000000000107322605账户(以下简称605账户)转账存入活期存款120万元,并将120万元通过网络银行转为定期存入226借记卡项下一年期整存整取户50000000000107349114账户(以下简称114账户)。同日,民生银行武汉江岸支行向第三人张某华605账户发放贷款11笔(含10万元10笔,79999元1笔),注明为“小额质押放款”。2015年3月7日,上述11笔贷款到期,民生银行武汉江岸支行在114账户扣除11笔贷款本息。2015年3月11日,民生银行武汉江岸支行将114账户内余款及结息112209元转账至张某华605账户后,将114账户做销户处理。

2015年4月21日,第三人张某华通过网络银行将其民生银行605账户119万元转为定期存入226借记卡项下一年期整存整取户50000000000358868990账户(以下简称990账户)。次日,民生银行武汉江岸支行向第三人张某华605账户发放贷款11笔(含10万元10笔,70999元1笔),注明为“小额质押放款”。2015年5月27日,法院裁定冻结990账户存款119万元。2016年4月21日,990账户结息35700元后账户余额为1225700元。

张某华226借记卡下设三个子账户。其中,605账户为活期结算户,114账户为整存整取账户,状态为已终止;990账户为整存整取账户,状态为活动的、已使用。605账户除案涉交易外,还有多笔其他交易,114账户和990账户除案涉贷款及计息外,无其他交易。此外,民生银行武汉分行陈述在民生银行操作系统以外仅能显示226借记卡及活期存款余额,无法显示下设子账户相关情况。

2014年3月12日,原告周某因与第三人张某华等人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依照武汉仲裁委员会作出的(2014)武仲裁字第0000054号民事裁决书,于2015年4月8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5年5月27日,法院裁定冻结张某华在民生银行存款2500万元,因余额不足,实际冻结990账户119万元,未冻结2391万元。2015年9月28日,法院作出(2015)鄂武汉中执字第00254号执行裁定书:一、解除对被执行人张某华银行账户存款(990账户)的冻结;二、将该账户人民币119万元扣划到法院。次日,民生银行在回执上标注:该笔资金为我行质押款,暂无法扣划。2015年11月16日,法院作出(2015)鄂武汉中执字第00254-2号执行裁定,续行冻结张某华在民生银行江岸支行存款,冻结期限自2015年11月26日起至2016年5月25日止。2015年12月22日,法院应周某申请裁定终结该次执行程序。2016年5月10日,法院续行冻结张某华在民生银行江岸支行存款,冻结金额为1225700元。案件执行过程中,被告民生银行武汉分行向法院提出书面异议。2016年3月30日,法院以(2015)鄂武汉中执异字第00208号执行裁定书撤销法院于2015年9月28日作出的(2015)鄂武汉中执字第00254号执行裁定。原告周某对此不服,诉至法院。

原告周某诉称:其以生效仲裁裁决书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第三人张某华财产,对第三人在被告民生银行武汉分行的119万元定期存款予以强制执行。被告以对该存款享有优先受偿权为由提出执行异议。原告收到执行异议裁定书后,认为法院撤销执行裁定的事项,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被告与第三人签订的个人存款质押网上自助借款合同中未写明银行借记卡号,对被担保的贷款信息及用于质押的定期存款没有约定。无证据证明第三人的119万元定期存款系个人存款质押网上自助借款合同所对应担保物,标的物状态不明,质押关系并未成立。被告并未实际占有该款,金钱作为动产,应当符合动产质押的一般特性,即在办理质押时应当转移占有,占有是指对动产的实际控制和管理,本案第三人的存款在其个人账户内,一直处于可随意使用的状态。被告从未实际控制和管理过该款,不符合法律对于质押转移占有的规定。被告在与第三人办理个人定期存单质押贷款时,质押物既未确定化,也未特定化,不符合法律规定。请求法院判令:1.对第三人储存于被告处的119万元予以强制执行;2.由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被告民生银行武汉分行辩称:被告与第三人张某华个人存款质押网上自助借款合同符合质押合同成立要件,合同条款均有载明,质押关系已成立。个人存款质押网上自助借款合同合法有效,第三人在合同签订当日即办理了尾号为226借记卡账户,并在该借记卡下履行质押贷款合同。被告依约履行与第三人质押贷款业务,合同约定的方式是网上自助循环贷款,双方均认可电子数据的有效性和证据效力,银行系统通过批量审核即可向张某华发放贷款,不同于一般金融借款,无需再次签订书面文件和借据。案涉质物为特定账户下的存款,具有独立性、单一性、数额特定性,在约定期限既无出账也无入账,符合动产质押的一般特性,质物已依约移交债权人实际控制和占有。被告对涉案账户的质押存款享有优先受偿权,原告要求对该存款强制执行无法律和事实依据,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张某华经合法传唤未出庭陈述意见。

【审判】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涉案个人存款质押网上自助借款合同中的质权是否有效设立?该权利是否足以排除对第三人张某华119万元存款的强制执行?

物权法第二百一十条规定,设立质权,当事人应当采取书面形式订立质权合同。质权合同一般包括下列条款:(一)被担保债权的种类和数额;(二)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期限;(三)质押财产的名称、数量、质量、状况;(四)担保的范围;(五)质押财产交付的时间。本案中个人存款质押网上自助借款合同实际包含了产生主债权的借款合同及用于担保的质押合同。合同约定:主债权为每笔不超过10万元的借款,借款期不超过一年,质押财产为定期储蓄存款,此外还约定了质押担保的范围、质押存款交付时间等内容。可见,张某华与民生银行武汉分行形成了质押的合意,涉案合同条款具备质押合同的一般条款。合同虽未载明张某华借记卡号及质押存款账号,也未明确各笔主债权及质押财产的具体金额,但张某华在民生银行办理226借记卡后,通过民生银行网银系统以自助操作方式先后办理了两批22笔贷款业务,双方以实际行动将合同部分概括性条款予以具体化,故该质押合同已经成立并生效。需要说明的是,本案争议的119万元存款担保的主债权是张某华2015年4月22日的11笔贷款,而非2014年3月7日的11笔贷款,贷款期限并未超过合同约定。

质押合同是质权设立的原因,即物权变动的原因行为,本身不具有赋权功能,因此质押合同成立并生效并不当然导致质权设立并生效,还需转移质物占有和公示等。物权法第二百一十二条规定,质权自出质人交付质押财产时设立。涉案合同约定以定期储蓄存款作质押财产,即以金钱为质物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但金钱作为一般等价物,属于特殊类动产,其所有权往往与占有合为一体,金钱占有的取得通常即为所有权的取得,因此需经过特定化,从种类物转化为特定物,使其所有权和占有权相分离,才能终实现设立金钱质押的目的。如果金钱以特户、封金、保证金等形式特定化,并移交债权人占有,属于动产质押;如果金钱非特定化,以存款单等财产权利出质,则属于债权质押,两者表现形式及公示方式等均不相同,前者为动产质押,后者为权利质押,应对其加以区分。

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5条规定,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将其金钱以特户、封金、保证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债权人占有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可以以该金钱优先受偿。该规定即是将金钱特定化后转移占有,性质上属于动产质押。本案借款质押合同第17.3条虽约定贷款发放同时,相应的质押存款被即时冻结,双方同意该冻结已将质押存款特定化。但结合本案实际,119万元虽然存储于990账户中,但该账户交易明细中载明账户性质为整存整取账户,即一年期定期存款户,在外观上无法与其他普通结算账户相区别。民生银行武汉分行与张某华并未将119万元以特户、封金、保证金等专用账户保存,未将该金钱予以特定化,不符合金钱作为特殊类动产质押的特点。如前所述,990账户既然为定期存款的一般储蓄账户,该账户下119万元定期存款本身即在民生银行武汉分行的管控之下,无需再次移交占有,但民生银行对该存款的实际控制、管理和占有,在性质上仅为银行因储蓄存款合同对储户金钱的控制和占有,并非将金钱特定化并交付后基于质押关系对质物的占有。因此,本案用于质押的金钱不符合特定化要求,民生银行对119万元的占有并非基于质押,动产质押并未有效设立。

根据物权法第二百二十四条规定,以汇票、支票、本票、债券、存款单、仓单、提单出质的,当事人应当订立书面合同。质权自权利凭证交付质权人时设立;没有权利凭证的,质权自有关部门办理出质登记时设立。因此,如果金钱以存款单形式设定权利质押,必须以交付权利凭证为生效要件,否则质权并未设立。案涉990账户中119万元定期存款并未以传统意义上的存款单、折的形式表现于外部,也未存储于第三方金融机构,而是在民生银行网上银行系统中以电子数据的形式存在,不具备交付权利凭证的条件,同时我国现行法律法规也未对此类电子存单如何办理出质登记予以明确规定。因此,在该项权利质押既无权利凭证也无特定机关登记管理的情况下,民生银行应当对该存款是否设有质权以明晰可见的方式进行公示,否则难以区分该金钱是出质人交付的普通存款还是质押财产。然而涉案990账户不仅未标明“质押”字样,且在法院2015年5月27日采取冻结措施及2015年11月26日续行冻结时,均未显示出该账户性质为质押账户,未能以任何形式为第三人所识别。民生银行亦认可在银行操作系统以外仅能显示226借记卡及活期存款余额,无法显示下设子账户相关情况。因此,即便认定该119万元为通过存款单形式办理的债权质押,也未交付权利凭证或办理质押登记,且缺乏公示性,质权并未有效设立,不能产生对抗第三人的法律效力。

综上所述,被告(案外人)民生银行武汉分行对第三人(被执行人)张某华119万元存款的质权并未有效设立,不能排除人民法院对张某华119万元存款的强制执行,原告(申请执行人)周某的诉请应予支持。依照物权法第二百一十条、第二百一十二条、第二百二十四条,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5条,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和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313条之规定,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准许执行第三人张某华在被告民生银行武汉分行990账户内的119万元存款。

宣判后,被告民生银行武汉分行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银行以储户存款作为质押财产,应当将质押金钱放置于专门的账户,并且对第三人能显示出设立质押的外观,否则难以区分是出质人交付的普通存款还是质押财产。本案第三人在被告开立的借记卡账户未对外标明为存放质押金钱的专门账户,下设的活期结算账户和整存整取子账户亦未标明为专用账户。该借记卡账户除案涉交易外还发生其他交易,其性质不属于特户。因此,被告与第三人约定用于质押的金钱不符合法律规定的特定化要求,质押并未有效设立。故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温馨提示:

2021年1月1日,《民法典》正式施行,《民法典》实施后,《婚姻法》《继承法》《民法通则》《收养法》《担保法》《合同法》《物权法》《侵权责任法》《民法总则》将同时废止。

推荐阅读:

1、《民法典》如何认定涉第三人承揽工作实际完成时的权利义务

2、执行人购买的预售商品房,如何执行

3、显名股东无力偿债,债权人可申请执行其所代持股权,隐名股东不得阻却执行

4、合作开发开发房地产的出资方能否提起执行异议之诉

田学义律师
法律咨询热线:18526221297
地址:天津市河东区大直沽八号路万达中心12层
田学义律师,法律硕士,英语专业八级, 田律师具有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和丰富的法律实务经验,常年为上市公司提供法律咨询服务,受聘于上百家企业的法律顾问。擅长处理公司法律事务,提供的法律咨询服务包括但不限于:房产律师咨询,建筑工程律师咨询,企业解散清算,企业破产重组,天津民事律师服务,天津房产律师服务,涉外投融资,房产律师业务、建设工程律师业务、国际贸易、海事海商、商事诉讼与仲裁、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等方面。多年来,田律师为客户提供的定制法律服...